關於部落格
雜草叢生......
  • 5686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燕羽】陰魂接駁車(一)




《章一》



看著羽人俐落的查票動作,我一手支在方向盤上,想著自己在陽間的事。

要是我還能回返陽界,到時跟人說我當過陰間的司機呢不知道有沒有人信。這樣的接駁動作每天少說要跑個十幾趟,啊,這麼說也不對,在這裡我根本不曉得他們是怎麼去計算天數的,大概接駁個十五、六趟後我們便會休息一次,我就把這個當作是一天的分界點。

話說這工作倒真不無聊,在開車的途中,總會有幾個陰魂會對我訴說它們的故事,有平淡的,有哀悽的,有美好的,也有緊張離奇的,總之精采萬分。


在羽人查票的這段期間是我最閒的時候,不過這不代表我會覺得無聊,我總是支在方向盤上看著票口那兒的動靜,有時看看排隊的陰魂們,有時看看正在查票的羽人。我對羽人一直是充滿興趣的,可能是他的身分(古代人),亦或是他謎樣的背景故事吸引著我,我看著他,腦中就有無數的問題可以思考,所以一點也不無聊。

票口和車子的距離不算遠,加上這裡平時很安靜,我和羽人即使隔著兩邊也能互相對話。羽人的話少,所以有時我會主動和他聊幾句,以免他一直查票會覺得無聊,不過目前看起來他似乎是沒這樣的困擾。


伸伸懶腰,再次把視線移到那些排隊的魂魄,然後,我注意到一位濃眉大叔。
在這裡工作好一段時間,也看過不少陰魂了,我見他氣色良好,生氣十足,當然還有個重點是他仍有呼吸,很明顯是未死透的魂魄,也就是瀕死,不小心被吸引來陰間的。

果然,羽人面無表情的攔下他,些微蒼白的嘴唇動了動,道出一貫平淡冷漠的語調。

「這位大叔。」

那人一聽到羽人這麼稱呼他立刻就黑了臉。

唉,我知道有些人很在意自己的年紀,不過這位明明就是大叔外表的,不叫他大叔要叫什麼?(作者:你不會叫「先生」啊=   =?)都這把年紀了,該覺悟的還是要覺悟嘛。搖了搖頭,我暗自笑著。

「這位朋友,我過兩天才滿三十呢。」

咦?!

我吃了一驚,這位大叔、喔不,這位先生才二十九歲嗎?!
再看看羽人,他的雙眼微微睜了睜,雖然表情沒什麼大變化,但我想他應該也很驚訝吧。

這樣的氛圍沒有持續太久,很快的,羽人又恢復成平常的樣子。


「那麼,這位年輕的大叔……」

噗,對不起,在那位大叔(就說了不是大叔!!)滿頭黑線的同時,我很沒形象的趴在方向盤上大笑著。為什麼羽人你可以面無表情的說出這種話啦!!
笑了好一會,好不容易平靜下不讓自己那麼喘,就見羽人朝我這揮揮手示意我過去。

「瀕死的。」看了那人一眼,羽人丟下這句話便又繼續查票的工作。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我暫時幫忙顧著那位大…咳,先生。

兩人對看了一眼,我決定先向他打個招呼,以示親切。


「你好,這位年輕的大叔,我是燕歸人。」

如意料中的,看到他額上微微凸起的青筋,我心裡早已狂笑到捶地。


「燕先生你好,請叫我神無月吧。」他皮笑肉不笑地道。

看樣子他真的很不爽,於是我決定不再繼續用他外貌年齡做文章,雖然不確定自己能不能重回陽間,但還是要積點口德的。

「我要在這待多久?」他有些隨性地向四處張望著

「嗯?羽人沒跟你說嗎?你要等到你陽間的身體轉醒時才能回去。」

「要是不醒呢?」

「當然就死啦。」我聳聳肩。

唉,不是我殘忍無情,這裡是陰間,來這的都該要接受事實,我們可沒有開導安慰這項服務啊。

聽我這麼說,神無月只是皺了下眉,然後嘆了口氣說道「常聽人說九這數字不好,莫不是我也給遇上這種事了」等等,這樣看起來真的很像中年落魄大叔(神:喂)

「現在事情還未定呢,別這樣唉聲歎氣的。」聳聳肩,我好心的告訴他這一點,算是給他一線希望。

知道自己有重返人間的可能後,神無月稍稍解開了眉頭,或許是有些放心了,人一旦鬆懈就會感到無聊,為了打發時間,他開始向我詢問了一些關於陰間的事。

「你怎麼會在這裡當司機?」

「怎麼這麼問?」我有些意外

「你應該也是瀕死之人吧?你還能呼吸。」表情疑惑,語氣卻相當肯定
看來這位大叔的觀察力很敏銳啊,還能注意到這種辨別陰魂的方式。

「我在陽世時是名消防員,因為要救人不幸被掉落的柱子給砸了,來到這裡,有位大哥說這邊缺一位司機……」
對於自己的死(其實也不知道該不該算“死“)我是不太避諱的。

「那邊那位查票員也是吧。」他說的是羽人。我點點頭。 基於個人隱私,我並不打算告訴他羽人瀕死的原因。
其實我也只知道羽人的死因,卻對事情經過一無所知。羽人一直沒告訴我在他身上所發生的事,但看他的表情,以及這種冷淡又有些置身事外的態度,我想那些事應該不是他所願意提起的。

「你呢?」我對這位大叔的事起了點好奇

「跟你……差不多吧。」愣了一下,然後有些無奈的笑道。

「你也是消防員?」他的穿著怎麼看都像是某企業的大老闆啊

「不是。」他搖頭

「我是車禍死的。」

…………那跟我差不多的點在哪裡啊大叔?


「嚴格說起來是我自己的問題。」他有些無奈的嘆道

「我不小心傷了我愛的人,讓他生氣的跑走,我在後頭追著他,結果一輛車就這樣衝了過來,我只來得及推開他……」

「真是老套啊。」愣愣的聽完,我下了個不是很禮貌的評語。

「是很老套,我以為只有電視劇才會這麼演,哪知道我真的會被撞死啊。」他苦笑道。

「如果我能活著回去,我想和他道歉。」

這句話,其實我聽過很多魂魄說過,雖然我不能保證這位神無月先生能活著回去,但我精神上支持他。

「人生有很多事情是沒有後悔的機會的。」聞言,他看向了我。

「所以,要如何面對、如何選擇,都要經過審慎的思考,一旦決定了就要保證能不反悔……你現在應該很能體會這個道理吧。」我笑著對他說。

他似乎想問我什麼,忽然一道白光在遠方亮起,與此同時,神無月的身體也透出白色亮光。
「這是怎麼回事?」神無月有些驚疑的看向我。

我望向羽人,他面無表情的指向白光所在之處。

「恭喜你啊大叔,你可以回去了。」
他撫著右肩,皺眉瞪了我一眼,似乎驚訝著我的手勁。

「就算結果不甚如意,自己的選擇,就該好好走下去。請珍惜在你身邊陪伴你的人。」最後我對他說了,然後在強光之中,我看見他對我露出友善的微笑……



+


「唔……」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醫院裡潔白的天花板。
發覺手臂上的重量,一旁看去,果不其然……

「召奴……」雖然聲音有些虛弱,但在極為安靜的房間內,這樣的音量還是足夠將眼前的人喚醒。

「你醒了?」雖然被忽來的擁抱弄得有些喘不過氣,但他不想拒絕對方的動作。
「你還生我的氣嗎?」安撫著對方不知是擔心還是高興而些微顫抖的身軀,他溫柔的問道

「……現在問這個問題,會不會太不公平了些?」胸前傳來悶悶的聲音答道。

「我當然生氣,氣你總是顧著公事而不顧自己,氣你居然說擔心你身體的我是在任性……」

「好吧,我是在任性,我也知道你很為公司的事操煩,以後你要忙你的,我不再干涉……我…不想失去你…」
最後一句說得極為小聲。莫召奴有些頭痛的扶著額,像這樣的意外,他可不希望再發生第二次,於是他想他必須妥協。

可是神無月卻握著他的手,專注的看著他
「別這麼說,我知道你是真的擔心我,為我著想,我竟然對你說出那樣的話,真的很抱歉。以後我會好好安排時間,其實,我也想……多點時間來陪你。」面對對方驚訝的眼神,續道

「只要能和你一起,我來說就是最重要的。」

「……神無月,你轉性了不成?」

「哈哈,是啊。」握著愛人的手,此刻的他感到非常幸福。


我想珍惜你。






後記:
大概就是想寫平淡一點的風格
如主樓所述,其他配對的部份不會特別描寫到很重的地步
大致上就是像這樣輕輕帶過,聊天的模式
他們的功用基本上只是為了要帶出燕羽兩人的相處以及解釋一些陰間的設定=_=

補上文中"白光"的設定:
到了陰間的魂魄,如果是未確定死亡、還有一絲氣息的魂魄,本身是有微弱的光芒存在,簡單來說可稱之為一個人的"生氣"(但基本上這部份只有燕羽兩人看的到),如果光芒變強(如文中所述)代表在陽間的身體被救活,即可返回陽間;反之,若光芒全暗,則表示是以死的魂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